瞬间爆炸嗷嗷嗷

因为同一件事退同一个圈子,有人留下了漫天的星光,有人却留下了一地的垃圾

兄弟,吃钱鲁吗?这官方不仅发糖,还发骚。

写的原创作业

银河移民署的日常

半个月前移民署就一直受到邮件的轰炸,这年头星际旅行已然成了家常便饭,有点钱的人谁都爱趁着十天半个月的假期到某颗星球上去体验一番不一样的风土人情,连旅行团,夏令营的报名处也时常会贴出“某某星球七日游”的招牌。
不过这次不一样。
如此大的申请量几年不得一见,而所有注明申请原因的那一栏加盖的都是红色的“战乱”字样。
星联很快便为难民开启了绿色通道,然而说得容易,却没有哪几个星球愿意真的长期接收这么多的外星人。
不愿在战争里丢了性命的富人早早打点好了一切踏上逃离这颗星球的快车,逃不了的男人则被抓走成了炮灰,如今的难民大多成了来自最底层的女人和孩子。
那些人不与日常办理移民业务的客户相同,她们往往一个个衣着褴褛,几人十几人的挤在一艘飞行器中。移民局的信号卫星因为有星联的协议在,成了战乱中最好的避风港,尽管这颗卫星上没有水,氧气和一切应该供给人类以维持他们生命的东西,但只要不用受到随时都有可能从天而降炮弹的威胁,那些难民便会把自己的飞船停满这颗人造卫星的“地表”,把生活垃圾以及她们的排泄物扔在这颗所谓的“星球”上,然后把卫星搞故障还完全不用为它负责。
那些抱着孩子在屏幕前喂着奶的女人们,既没有财产也不曾受过教育,她们甚至写不出自己的名字,拼错字母填错表格是常有的事,而一旦退回她的申请,玻璃那头的人就要拍桌子骂娘了。
“为什么不过审?!你们移民署拿了谁的钱是想害死我们一家吗?!”那头的女人冲我这么吼道,她的口水都喷溅在我面前的那张玻璃墙上,我似乎也开始理解为什么那么多星球会拒绝这些难民的避难申请了。
那天几乎是深夜的时候,我的窗口前出现了这样一对母女。
那个班折罗妇人穿着朴素但是整洁的袍子,干净的头巾一丝不苟的包裹着她的脑袋,只露出她那只宝石一般的眼睛。
“叔叔叔叔!我们可以去爸爸的星球吗?”她的孩子凑到屏幕前来,用带着稚气的声音冲我问道。
女人尴尬地摆摆手,随后她把女儿扒拉到自己的身后去,低声告诉我那个男人的名字。她丈夫的移民手续早在半年前就已经办好,而出入境记录显示是在一个半月之前。我看到那个人申报的财产栏上赫然写着的数字,不由得想到这对母女大概是被抛弃了。
“那……我们能去那颗星吗?”
“抱歉,暂时还没有移民名额,得排,而且也不能保证排到哪颗星球。”女人在听到我的回答之后垂下眼睛,我知道我让她的希望落空了,她的女儿还在身后问着她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爸爸,我看着为那对母女排到的序列号,心中忍不住叹息。
“那麻烦您了。”女人道谢之后便离开了,在下一位申请者出现之前,我接通了与其他移民署分部的通讯。
“我也很为难啊,老兄。”屏幕那头的人影一边处理着仿佛堆积如山,这辈子都搞不定的文件一边说:“松勒星系的宜居星球人口承载极限就是一百五十亿,算上原住民和前一段时间接收的难民已经开始逼近一百四了,联邦给我们的压力很大啊。”“Giya的难民已经开始影响社会治安了。”“我们这也是啊。”
“那基姆拉呢呢?荻厄呢?”
屏幕那头的人连连摇头。
我颓然地向后倒去,到现在为止初步估计我所在的这颗人造卫星上有将近二十亿的难民逗留在卫星表面,然而还有不知道多少人在不远处的那颗星球上在炮火之中流离失所。
“bg3625号,拉缇娜政府开放了八千六百万个接收名额。”满天的数据如同烟花一样在我的头顶炸开,无数获得许可的名字在我的周身纷落而下,然而我看不到那对母女的名字。往往一个星球能一次接收的难民数不到一亿,而那对母女的排号还远在十二亿之后。
我开始为那些排到移民名额的人发送移民许可和通行密钥,心理却不是滋味。
为什么是她们呢?为什么卷走所有存款抛下妻儿的男人可以在那样一个稳定发达的星球偷生下去,那些冲着我吐口水的婆娘可以拿到移民许可,而那对母女却要在这颗周围都是真空的孤岛上等死呢?
我停了一下,然后向面前的通行许可伸出手,我的手在碰上那上面的名字之后就被一股电流刺穿了,整个申请书都发着红光,警告弹了出来重重地向我砸来。我侧身躲过警告弹窗,然后捏着它的一角从里面抽丝一般地抽出一串数据。每一份通行许可都有写入锁,不允许被改写,然而总存在一些歪办法。我掰下自己的一段小指,在手里把它展开成无数的数字与字母,然后插进刚才从警告中抽出的那段数据,再重新输入许可证的程序中。这样写入锁就不会来烦我了。我用一段新的代码覆盖了许可书上原来的名字。我不确定这个会不会被发现,但是只要她们能够在拉缇娜上降落而不被打下来,就一切都好说。
为她们发出许可和密钥之后我松了一口气,等到她们再次查看自己的邮箱就会发现这个了,星联的通道会为她们打开,她们很快就能——
警报声打穿了我的脑子,卫星遭到袭击即将解体,我不知道那对母女是不是也在这颗卫星上,是不是收到了我发出的通行文件,我有没有帮到她们。我的意识很快便被上传入另一颗卫星的处理器中,我连人类的血肉之躯都没有,不过是网络上的一段数据,那面屏幕永远都将我与现实世界隔离,我再也没得到过关于那对母女的任何消息。

第一季的糟糕截图,讲真图二的衣服日本爱情动作片里特常见,于是很想看监狱play了

私设注意!
废狗福华
总觉得废狗那个尿性如果有华生得是小萝莉才行www
“约翰将来要做福尔摩斯先生的妻子!”什么的啊啊啊我的天……(吃腿肉)

哪位大佬产一口废狗福华啊……没人产我就要割腿肉了……

沉迷于弟弟的无限美好中

【神探夏洛克——福华】无人提起的故事

作为完售感谢把小料的前半部分公开啦!(比心心)

无人提起的故事

“呃……不。”
这是约翰第三次这么回答夏洛克,而此时,他的小恋人正对他怒目而视。约翰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夏洛克的要求,他尴尬地让开自己的眼神不去注视夏洛克,像是全世界的胆小鬼一样。天啊,这一刻他感到厌恶自己。
夏洛克上前了一步,他才十五岁,就已经看上去和约翰一样高了,但是发起怒来仍旧和一个男孩儿没什么区别。
夏洛克的眼神在约翰眼里就像是一把利剑,让约翰感到后背发凉,随后他的目光垂了下去:“为什么,约翰?”他问道,约翰看到他的眼眶里有一层亮晶晶的东西,他只好叹了口气,咬着下嘴唇为自己组织语言:“我不知道……”他的声音因为心虚低了下去:“我只是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
“还不是时候吗?约翰。”夏洛克放弃了愤怒,那样难看死了,他试图沉下声音,然而却难以控制地发起抖来:“那你觉得什么叫‘是时候’?我甚至不知道你能不能活着回来。”
哦是了,他看到那个了。约翰觉得自己的胃一下子坠了下去,他被盖了章的参军申请正秘密地藏在他第三个抽屉里的课本底下,而显然趁他不在的时候夏洛克翻了他的抽屉。约翰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要被抽走了,他本打算在一个合适的下午告诉夏洛克这一切,一个柔软的下午,柔软到夏洛克不会为了他这样的觉定生气,而现在恐怕是最糟糕的时候。
“夏洛克……”约翰靠的近了些,他试图去碰夏洛克的手腕,自己却被对方反握住,夏洛克猛地用力把约翰拉进自己怀里,他用来抱约翰的力气就像是要把他按进自己的身体里似的,然后夏洛克捧着他的下颌吻了他。
约翰下意识地朝自己的窗外看去,那里随时都有可能会有谁经过,但夏洛克不愿就此罢手,他向前推搡约翰,直到让他退到自己的床沿。当约翰意识到对方打算做什么的时候,他开始试图反抗,然而夏洛克的脚却向前一步正好绊倒约翰,紧接着他便坐到了约翰的大腿上,用整个身体的重量对方死死地固定在床上。
约翰发觉他们两个都快哭了,从他还在读中学时起,他们从来没在有人的地方接吻过,甚至牵手,他们就像是二百年前的两个绅士一样相互爱着。
夏洛克整个人覆在约翰的身上,他把自己的双眼埋在约翰的肩膀,让约翰觉得那里变得热热的。
“求你了。”他第四次说这话了,带着哽咽的声音被约翰的毛衣蒙住而变得像是蚊子叫一样细小。
约翰伸手抱住夏洛克,他没有说话,只是带着安抚的意图回抱着对方,许久之后,方才开口道:“把窗帘拉上吧……”
他常这样说,这次也是,然而又不同以往。夏洛克从约翰身上爬起来,他的脸似乎被那句话点亮,他转身刷地一声把约翰的窗帘拉了个严严实实,接着他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从约翰的椅子上拎过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蓝色的小盒子。
躺在床上的约翰用胳膊挡住自己的双眼不去看夏洛克:“我的天,你这也太……”他觉得自己的脖子都跟着脸一起红了,这是他第一次做这个,对于性的经验他恐怕和夏洛克没什么区别。
“我一直在等这个。”夏洛克打开盒子,从里面抽出一片装有避孕套的小袋来:“我把每一款都买过一遍以确定哪个更合适,我确定下来之后它就一直呆在我的……”夏洛克没说完他的嘴便被约翰用唇堵上了:“闭嘴。”他嗔怒道,然后又一次吻了他。
夏洛克把手里的东西扔到一边,顺势用胳膊拦住约翰,两个人一齐倒在床上,他开始亲吻约翰的脖子。
“我一直在我的脑子里想这个……”夏洛克嘟囔着,他的双手已经迫不及待地抓住约翰的毛衣,把它高高的推起来,然后开始放肆地触碰着毛衣下约翰的身体。
约翰的脖子被对方蹭得痒痒的,他笑起来,声音却梗在喉咙里,他配合着夏洛克的动作,把卡在脖子上的毛衣从身上脱下来,夏洛克一路吻下去,一直亲吻到约翰的胸膛。他用唇角蹭了一下约翰的乳尖,然后他停了一下,直到确定约翰没有拒绝这个才再次吻上去。
“你哪学来的这个……?”约翰低声哼哼着,惊讶于夏洛克甚至带有一点模式化的熟练。
“噢我为它准备了很多……”他又舔了舔约翰的乳首,直到那里逐渐变硬并挺立起来。
约翰觉得在这个方面他彻底输了,“天啊……”他低声叹息道,鬼知道他说了多少句“天”了,想到这他又忍不住哼哼地笑起来:“你做的、和情色小说里没什么两样。”他喘息着,乳头被夏洛克故意捏了一下。约翰佯装被弄疼地叫了一声,夏洛克白了他一眼,然后开始解自己的衬衫。
夏洛克把自己光裸的胸膛狠狠地贴着约翰的,他们细密的心跳隔着肋骨和皮肉织在一起。夏洛克又一次吻上约翰,仿佛那有一世之长,这一刻起他开始怨恨这个世界,怨恨远在千里之外的漫天黄沙与枪炮声,怨恨英国政府,怨恨那个来征兵的军官,怨恨约翰。想到这里他抓着约翰肩膀的手不自觉地收紧了,约翰还在他怀里,他们的小腹撞在一起,他们的欲望顶着裤子不受控地互相磨蹭着,但是一切又仿佛一场大梦,从约翰回答他,他拉上窗帘那一刻起他便坠了进去,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约翰……”夏洛克的脑袋失去力气倒在约翰的肩头,他是哭了吗,为什么有一颗核桃正塞在他的喉头?“活着回来……约翰。”他哽咽道,他的大脑是那棵核桃树,树干却已经空空如也,只剩下这句话:“求你了,活着回来。”
约翰只是把他抱得又紧了些,他大睁着眼睛望着宿舍灰白色的天花板,然而泪水却还是顺着他的眼角流进他的双鬓,最后在枕头上留下一摊小小的印迹。
“嘿,夏洛克。”约翰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好让自己的声音不要再发抖,他推开身上的夏洛克,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头发:“我们还有别的事要做呢。”他低声提醒道。
街上商店里的灯光已经熄灭,住在约翰隔壁的男孩大概已经在朋友家的派对上醉倒了,窗帘遮得住屋外的一切光亮,只有一阵阵行车与空气摩擦发出的声音穿过他的窗子,安静地响着。约翰在夏洛克的身下迎合着对方和缓的动作,他们的汗水汇在一起,又一同积聚,滑落。约翰抓着夏洛克的手臂把他拉向自己,仿佛为了从他们相连的地方,他们贴着的每一寸肌肤都能够生长在一起,血管相连,骨与骨都长合。
这比所有性事都要来的猛烈,他们失了重一般地下坠,水流撞击的声音与风声纠缠在他们耳畔呼啸,又像是被闪电穿透了胸膛,在苍白,灼热的沙漠里倒下,绝望地大口喘着气。
他们身处急流,而彼此是唯一的浮木。

夏洛克站在火车站的候车厅里,他总是那么热心肠的父母还是跟来了。夏洛克倒是没说什么,反而是福尔摩斯夫人一边絮絮叨叨一边把昨晚烤的点心塞进约翰的手里——约翰要先去北方的军校进行三个月的训练,这可是不短的一段路程。
然后火车就进站了,约翰拎着自己的滑轮箱,随着那些与自己同样剃着平整的头发,也同样拎着滑轮箱,提着点心,与亲人说再见的年轻人们一起挥舞着手中的帽子上了车。
“和你的朋友道别吧。”老福尔摩斯拍拍夏洛克的肩膀,低声提醒道。
夏洛克向约翰挥手,然而心里却有个声音在说着:
不,他不是。

他留在约翰肩上的吻没有一个撑到第二天,以至于他都开始怀疑那个夜晚到底是真的还是一场梦。
约翰离开的第二年开始,他的信里出现了一个叫“邵托”的男人,夏洛克只读到这个男人的名字三次,便知道约翰喜欢自己的这位长官。于是他不再给约翰回信,而至于几年前那个夜晚发生的事情,夏洛克对自己也不再提起。

点梗

为响应某热门新规试图复健并开放点梗
要求:限福华
反对一切政治正确和伦理道德,梗越脏越好,发出后能被圈管喷的优先。
回复点梗,被选中后我会和点梗人联系以确定文字可以满足点梗人的期望。

说点事

感觉…如果一个作品里有多个cp并且有主cp附cp之分的话,只需要打主cp tag并且在文首写明附cp警告不就好了吗…我吃某个cp,我是冲着这个cp在你的作品里是主cp才去吃你的东西啊,只用再确定我会不会反感附cp不就好了吗…我如果吃AB我肯定搜ABtag的时候是为了看AB是主cp的作品啊…谁要看整篇都是其他cp只有一两句提起自家本命的东西,甚至主cp拆了或者逆了本命只在很小的篇幅提及自家两人牵绊的作品啊…
同理如果是ABA作品只用打AB tag和ABA tag就好了啊,我如果是BA我怎么会为了我本命不到四分之一的存在感去看四分之三的对家作品啊?
还是说某些人只是为了骗取浏览量呢?